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性奴集中营 1-10
性奴集中营 1-10
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8-12-15 07:34 编辑
第一章
    现在是什麽状况,我完全搞不懂。半小时前我还坐在露天茶座喝着绿茶,虽然是八月末,但在这个南方的城市,气温还是很高的。再过两周我才开学,而我提前来了,还好学校有爲新生安排住宿,免了我找房子的麻烦。
    还未开学的学校,只有三三两两早来的学生。我閑着无聊就去逛街,出来后才发现自己有多愚蠢,学校再没什麽人,至少有苍年老树遮着,而这大街尽是高楼大厦压抑的燥热,最重要的是现在是午后1点。穿着无袖衫根本不能减少几分热意,没逛多久,口也渴得厉害。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,遮阳伞遮住午后刺眼的阳光,让晒得就差没脱皮的皮肤舒服好多,再配上清凉的绿茶,刚才的疲倦已经所剩无几。
    "先生,请问这裏有人坐吗?"一道中性的声音传入我的思维,擡头看向来人,我惊住了。眼前的人年纪跟我差不多,头发很长应该有到腰际,不过现在被"他"束起来了。这也难怪,现在这麽热哪个人还把头发散开。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的是他的性别,他是男的。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留这麽长头发的男性,而且一点点娘娘腔的感觉都没有,仿佛他天生就该留长发似的。
    "先生,先生。"那人见我愣在那裏,又叫了几声。
    "啊!没人、、、没人、、、"真是丢脸,竟然看一个同性看呆了,但也不能全怪我。这人长得太漂亮了,不止他那头在阳光折射下就发出宛如耀眼金色的长发。他的身材十分匀称,坐下来后发现他的脸蛋也长得不错,皮肤也很细緻。但整个人又带我给我一种说不出的味道,好像是妖豔之类的,我在心裏暗笑自己,怎麽会想到这样的词,对方可是个男的。
    那人向我道了谢后便叫了一杯奶茶,我不再看他,心裏也平静下来。接下来5分锺,我喝我的绿茶,他喝他的奶茶,倒也甯静。觉得休息得差不多了,我準备起身离开,没想到他也起身,大概也是休息够了。有点凑巧的感觉,我们相视一笑準备离开。
    "砰砰。"这个声音我不会陌生,是田径场上的开跑枪声,但映入我眼帘的绝对是比赛场上用的枪杀伤力不知大了多少倍。在用点计算的瞬间,这排大约10米长的露天茶座被包围了。
    大家还来不及尖叫就被塞进了一辆不知什麽时候开进来的大卡车上。是不是应该庆幸,这时候没什麽人出来,所以加上在这工作的店员也就20来个人。
    卡车开得飞快,虽然是平坦的柏油路,但塞在车上的我们已经东歪西倒,偶尔车还会震动几下,我们也就跟着上下震动。大约开了20分锺,车终于停下,然后车门被打开了。新鲜的空气流进来,让被撞得头昏脑涨的我们稍稍舒了一口气,但再仔细看眼前,几十把枪对着我们。
    "啊!救命!"几个胆小的已经尖叫起来,我虽然没叫,但腿已经在发抖了。
    "闭嘴!赶快下来!"其中一个看似头头的人拿着枪命令我们。
    大家在枪口下颤颤地下了卡车,由于极度的恐惧,落地时几乎都跪到地上。
    "起来,快点走!"那群人见状又拿着枪催我们。
    "喂!你这个女人,赶快给我起来!"我扭头向后看,一个白领打扮的女人双腿虚软的跪在地上,看她双手撑地想起来,但试好几次都失败了,应该是太害怕了。
    果然那女人抽泣道,"我、、、起、、、起不、、、来了。"
    随着一声"麻烦","砰"的枪声响起,已经走在前面的我们全都转向后面,那个头头似的男人竟然杀了那个女人,只因爲她不能走了!
    "看什麽看!给我走快点!不然你们也这下场!"所有的人瞬间回头,快步往前走,只是那腿是抖着前进的。那女人会被怎样已经不是我们的关心範围了,我们只关心,我们能活下来吗?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刻,没人想过他们的行爲是否太残忍,是否太不人道。
    我们跟着那伙人进入一幢房子的地下室。那是一间空旷得什麽都没有的地下室,除了四面的墙壁和顶上的出口。接下来他们分给我们每人一张纸,要我们写下个人的资料。
    "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好好写。当然、、、"那个似头头的人故意停顿下来看我们的着急神色,然后才冷冷地开口,"如果你们家人凑不到让我们满意的数目话,那只能对不起了,给我死吧。"死这个字他说得特别重。
    本是很紧张的我,听到他的后半段话反而冷静下来了。他们的目的是钱,而且那绝不是小数目,我不认爲我的爸爸妈妈能弄到那麽多钱,就算弄到了,我家也要喝西北风去。
    "你们要多少?"一个颤颤的声音响起,是一个接近40岁的男人。
    "200万。"
    听到这个答案,所有的人都冷吸一口气,但那人还没说完,"如果哪位不小心正好是富翁,那就不止这些了。"
    怪不得他要我们写个人资料。
    "我是个私企老闆,你要多少才肯放我走。"刚才说话的男人又问。
    "哦。"那个看似头头的人,转向私企老闆,"那可就得2000万了。"
    私企老闆现下的声音已经不抖了,他冷静地与他们谈判,"我的公司并不是很大,而且今年公司的效益不是很好,2000万我是绝对拿不出的。但如果叫我家人去借的话,能凑到1000万,这是最多了。"
    那人听了他的话,就沈默下来,看他皱着眉头像是无法做主,最后他对私企老闆说,"资料给我,如果查出来你在撒谎,你就等着吃子弹!"
    拿过纸,那个男人,就离开地下室了。大约1小时后,他回来了。
    "你的条件,我们老大同意了。只要你拿出1000万,我们就会放你走,不过不是马上,而是等到所有人都拿出我们满意的数目后。"
    "那我现在还要跟他们一起呆在这吗?你看这裏的生活太不方便了。"生命得到保障,私企老闆越发的冷静。
    而那人听了他的讨价还价也未生气,好像已经猜到他会这样说,"不,我们老大说了,先拿出让我们满意的数目的人可以住到上面。"说完就让旁边的人带私企老闆出了地下室。
    大家都羡慕地看着私企老闆,剩下的一些人也学私企老闆跟他们谈判,这样刷刷留留正好剩下10个人。
    "好了,你们这些人快把写好的纸拿过来,只要你们家人能拿出200万,你们也可以走了。"大概一下就得到几千万,那人的口气缓和了好多,但谁都没忘记刚才就是他一枪毙了那个因爲害怕而无力走路的女人。
    剩下的10个人,把手中的纸交给了他。
    "他妈的!这什麽意思?白纸!"那人一声大骂把我们吓得又开始发抖了。
    "我家裏没钱。"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难道还有人跟我一样交了白纸。我看向开口的人,是他!刚才在露天茶座跟我坐一块的男孩。
    "没钱!"那人冷哼一声,然后一巴掌甩向站得离他较近的我。
    好痛,牙齿好象被打落了,丝丝鹹味袭上味蕾,嘴裏肯定出血了。
    "给我好好写,不然都给我去吃子弹壳!"意外的是那人没有像杀那个白领女子时马上就杀了我们。
    "我是个孤儿。"我庆幸身上没带任何证件。如果因爲200万的赎金而使我们家陷入不複之地,我甯可选择牺牲自己。
    不过,"我是个孤儿。"这句话好象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说的,刚才的声音应该是二重音。
    "你们两个胆子不小嘛,敢耍我们!"
    原来那男孩又跟我同时开口了。恨恨地看向他,谁知他也看向我。我们的目光都在说着一句话:你小子找藉口不会找别的啊!
    "孤儿啊,这衣服好象还不错啊。"那人扯起我的领口。
    紧迫脖子的领口让我呼吸困难,吐出的话也断断续续,"那、、、那、、、是、、、别人、、、看我可怜、、、给的、、、"
    "飞哥,老大叫你。"从地下室上面传来的声音让我免于窒息而死。
    飞哥扔下我就上去了,剩下的人也跟着上去,随着"哐"的一声唯一的出口被关上了,而地下室的灯也被他们关了。还好出口的门是玻璃做的,给没有任何灯光的地下室带来一道光线。
第二章
    "怎麽办?我老婆要是不给我去借怎麽办?"
    "我不管,他们一定得给我準备200万,我不想死啊!"
    "不管用什麽办法,我妈都得给我凑齐200万。"
    被留下的我们在地下室乱窜乱叫,而做出牺牲的我是不是太伟大了。
    大家也只吵一会就安静下来,因爲生理需求马上被端上台面。从被抓到现在已经过了三、四个小时,刚才因爲紧张忘记了身体上的正常需要,现在无人看管让我们的神经线稍稍放松。饑饿、口渴等等生理需求全都爆发了,已经有几个人脸涨得通红,但自身的教养让他们强忍着。我们剩下10个人中,有男的也有女的。老实话我也快受不了了,之前喝的水都还聚集在体内。
    注意到透进来的光线慢幔变暗,应该到了晚上吧。
    "哐"地下室忽然亮起来,让我们一直呆在昏暗环境的眼睛一下适应不了,等大家适应过来时,把我们的抓来的人扔给我们10个面包后又上去了。又是"哐"的一声,地下室重新陷入昏暗。
    握着手中的面包,恐惧感越来越爬上身,难道他们打算这样关到我们家裏人拿出钱来吗?食不知味的咽下面包,我就窝在角落裏坐着,眼睛也不敢合上,就一直睁着。
    有人坐到我旁边了,借着逐渐适应昏暗地下室的眼睛,看清了来人,是跟我一起交白纸的男孩。他的脸好象蛮平静的,不像我也不像其他人那样惊慌失措。
    见我看向他,那人浅浅一笑,算打招呼了,接着就把头埋进膝盖。我也转过头继续睁着眼睛。
    半夜一股臭味在这只有一个出口的地下室漫开,是一个男人失禁了。这时地下室已暗得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了,但从他结结巴巴的话语可以知道他很尴尬,"我、、、我、、、受、、、受、、、不、、、了、、、了、、、"
    不过这也让安静的地下室吵闹起来,坐在他旁边的人都挪向另一边。本只是沈闷的地下室夹杂着难闻的臭味,大家骂了几句后,捂着鼻子重新安静下来。
    到第二天时,面包是直接从上面扔下来的,大概是知道下面的情况。
    我很疑惑他们爲什麽还没杀死我,相信那个男孩也是这样想的,不露声色地看了他一眼,却对上他似乎也是偷瞄过来的眼睛,两人尴尬地回头。
    吃完面包地下室又恢複安静了,我们继续战战栗栗地等待结果。到中午之前又有三个人失禁了,整个地下室已是臭不可闻。10个人也分成了两批,那四人坐在一块,而其馀的7人坐在一块。可能是心理作用,即使捂着鼻子我还是觉得臭得难受,而且我不认爲自己还能活得下去,所以当到中午他们把面包扔下来时,我就朝上面大喊大叫。
    "你他妈的,快放我出去!王八蛋!臭鸡蛋、、、"才骂几句发现没词,开始担心对他们没影响,那我不是白骂了。
    "手榴弹!荷包蛋!鸡蛋!鸭蛋!臭鹅蛋、、、"忽然旁边传来顺口却怪异的骂句,我转过头去看是谁这麽牛,连这样的词都骂得出来,结果是那个男孩,他怎麽老跟着我的步骤啊!
    不过他这一骂,上面的人倒哈哈大笑,"还鸡蛋,那小子脑袋秀逗了吧。
    "你们脑袋才秀逗了,你们是饭桶!马桶!水桶!铁桶、、、"他骂人就像不知道说什麽时来一句"你他妈!"一样,别扭,但效果很好。因爲那几个人已经跟他对骂起来了。
    "你他妈的找死啊!敢骂我们!"
    "你、、、你他妈的才找死!"
    "好啊!小子皮痒了是吧,让大爷给你好好戳戳。"
    "你小子、、、子才皮痒了!"
    、、、、、、
    我已经很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擅长跟人叫駡,说不定这是他第一次跟别人叫駡。这不单从他硬邦邦的骂句和学人家回骂时的结巴来看,他的脸很红,从头发跑出来的耳朵也是红豔异常。这一副景象配上他结巴的讲话倒是很有意思,不过现在没心情管这些,我要做的是让他们带我出去。
    "老大好!"上面的人忽然不跟他对骂了,留下脚后跟对着我们。
    "吵什麽吵!"那声音应该是他们的老大,还蛮威严的。
    "对不起老大!是下面有个小子在找茬。"
    "哦,哪个?带上来玩玩,反正也挺无聊的。"他话刚讲完,出口的门就被打开了,接着下来两个人要抓他,但没抓我。
    眼看他们就要上楼了,我一急就往他们身上沖,"他妈的!"这跟那男孩刚才学那些人的话回嘴倒是一样,都是没头没脑的,但我也顾不了这麽多,只要不继续呆在这鬼地方,我什麽法子都要试试。
    那两人中的一人被我撞得整个人扑向楼梯,那男孩在被他压倒之前已经闪到一边了。
    那人爬起来后,走到我身边,先是一巴掌,再接着是一条腿踢过来。昨天被那个飞哥打得出血的牙齿刚刚恢複,现下又开始流血了,而被他踢中的腹部都能感觉到裏面的肠子在扭动着。
    我惨白着脸跪在地上,但并没有放弃出去的念头,"他妈的、、、王八蛋、、、"心髒的跳动都能听见,我真的很担心他不把我带上去。
    "把那个闹事的一起带上来。"那个老大开口了,他应该看不见底下才是。不过说闹事,应该是我先挑起的,被他这麽一说,反是我在"凑热闹"了。
    实在憋不住对这个男孩的火气,我瞪了他一眼,而他面不改色,一副什麽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。
    ※※z※※y※※z※※z※※
    终于出去了,到外面后才感到能够呼吸清新的空气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。
    "快点走!站在这想逃跑啊!"那个被推倒的人,明显是报複地推着我,因爲那个男孩他一次都没推过,当然那也是因爲那个男孩很乖地走着,但我也很乖啊。
    上了5楼才停下来。5楼被分成两半,一边是客厅,另一边是三间不知做卧室用的还是其他的屋子,这样的布置倒是简洁得很。不过看上去只有一个人住着,应该是那个老大吧。
    "老大,人带来了。"
    果然。
    "带他们进来。"应声的是那个飞哥,他从最靠右的那间出来,扫了我们一眼,那眼神很古怪,我打了个寒战。
    "好了,你们下去吧。"
    "是的,飞哥。"
    我以爲他会带我们进去,结果他只是怪异地笑了一下也下楼了。
    偌大的客厅只剩下我跟那个男孩,心裏难免紧张起来,这样的氛围太怪了,也不在我的认知裏。
    "那个,你叫什麽?"站了一会,还没有一个人出现,我随便找话问旁边的男孩。
    "蓝虞。你呢?"他也回问过来,大概也是想找点事做吧。
    "淩伶。"
    对话到此结束,讲白了,我们只是凑巧一起被绑架了,其馀什麽都谈不上,能讲什麽?本来我还算能讲的,但在这种忐忑不安的环境下实在不知说什麽?而且我们站在这都半小时了,还没一个人出来,最重要的是,我现在只想去一个地方---卫生间。
    这回我是大方地看他的脸,果然他跟我一样涨得通红。
    "我们继续讲话吧,这样可以转移注意力。"
    "好啊,转移。"
    "嗯,转移。"
    又冷场了,也不知怎麽回事,我们就是谈不下去。
    "往右拐,卫生间在那。"一道声音响起,我们齐齐地看向声音的来源处,是一个面目可憎身材恐怖的男人。
    面目可憎是因爲他的脸颊两边各有一道疤痕,而身材恐怖是因爲我从来没见过比他更高更壮的男人了,他应该有195公分。而与外貌不符的是他嘴角的笑,好象时时刻刻都在算计着别人,按理讲爱算计的人都长得尖嘴猴腮外加身材短小。
    "怎麽不去了?"他讲话时,好象很喜欢用上扬的口气。刚刚在地下室时就用过这样的口气,只是那时我们隔着地闆听,这也是他出声时我们没认出的原因。
    既然他那样说了,我跟蓝虞自是赶紧走向卫生间。